痞事 PSRSS

@Tony

「PSRSS · 痞事」是一個基于內容分享的獨立文藝情緒博客。

文章 586
朋友 26
來訪 15201

LATEST POSTS

我們都愛寫博客 (添加鏈接加QQ群:172039861)

  • 云南丨昆明
  • http://www.qvcbiu.live
  • 網站成立2393天

#一個有故事的博客#

Tony

  • 故事

關于夏小姐的最后一個故事

?文 / 張曉晗 (注:文字和圖片均來自張曉晗,轉載請注明)

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姑娘問過自己的男朋友,會不會永遠愛自己。至少我問過。在愛你的時候,他們一定舉手發誓承諾著。可是等到分開的時候你就會發現,你要的不是永遠,你只希望他此刻坐在你身邊。——張曉晗

在《除了愛,我們什么都不會》中,有三篇關于老夏的故事,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篇,這本書近期火熱上市,這些故事曾被千萬人看過,無意間在荔枝FM上聽到這個故事,喜歡,分享出來希望你也一樣喜歡。

Part1

我去北京出差,老夏來找我,帶我出去吃飯。她在北京買了一輛車,還沒上牌照,她仗著沒有牌照就拼命地開,開錯,亂轉,再大搖大擺地倒回來。

我對陌生城市都很沒安全感,特別是北京。紫禁城在我心中太威嚴,好怕一個閃失被抓起來就再也出不來。我對北京有三個特別深刻的印象,第一個就是《我愛我家》里的梁天,讓我五歲的幼女心為北京小爺懵懂;第二個印象是課文《十里長街送總理》,當時我就想北京真大啊,有這么長的街,后來某個冬天我和一個北京小爺溜溜達達也把這十里走下來了,天安門沒那么大,街也沒那么長,走到頭還沒暖和過來;第三個印象就是電影《末代皇帝》里,溥儀騎著自行車,想要出宮門,公公不讓,他圍著皇宮怎么繞也繞不出去,最后帶著憤怒和無奈把自己的小老鼠摔死在城門上。那個時候我很小,不知道什么是“生命誠可貴,自由價更高”,但是眼淚頃刻而出,那是一種人類的本能,釋放發自內心的壓抑。我很害怕,很傷心,一直問同看電影的我爸,那個小老鼠真的死了嗎?還有得救嗎?

我不知道為什么要問這些,但是幾個晚上我都想到那只老鼠,為它感到沮喪。也可能是為了末代皇帝。我跟老夏說,你讓我下車,到底去哪兒,我打車和你會合。她白了我一眼,你沒看過北京的哥的段子嗎,這個點我把你扔到路邊你也是打不上車被熱死,不比坐我的車安全,你什么時候這般惜命,當時坐那誰的車……

她話還沒說完,聲音戛然而止。正好是一個紅燈,她一個急剎,安全帶勒得我感覺快把胃吐出來了,我也不再說話。她自然地打開廣播,讓那些聽也沒聽過的流行歌曲填補我們之間的沉默。


Part2

我發現現在的流行歌,我都沒聽過,好像高中畢業后就告別了廣播。周杰倫現在出到了哪張唱片,主打歌是什么,現在哪個男子組合讓少女最著迷,我都不知道。

老夏想說的是什么,我們都很清楚。也就是三年前,我們一周里起碼三天在酒后駕駛。那誰開車,我們想各種辦法幫他混過酒駕測試。我們派對不斷,感情混亂,都是徹頭徹尾的混蛋。那誰把車開得飛快,老夏把頭從窗戶里探出去,唱歌大笑。

那誰說,你小心點,一會兒來輛車過來,你腦袋就能少一半。老夏說,我不怕死。那誰又問,你怕什么。她停頓了幾秒,繼續唱歌。她沒有說,她怕沒有他。那誰說過她是一個壞女孩,上不了天堂的。老夏說,我才不稀罕上天堂,天堂沒有大酒大肉,也沒有你。我們消耗自己,酒肉穿腸過,佛祖也沒在心中。

那時候是真不怕死,每根頭發絲兒都在跋扈,跋扈到對世間萬物,包括生命都沒有基本的尊重。不是不怕死,是我們覺得自己永遠不會死。永遠不會為錢奔波,反目成仇,費盡心機地算計著,一切只不過為了生存。別說未來,就是下一秒我們都不去考慮。我們覺得,會永遠年輕,永遠擁有彼此。

Part3

直到有一次真的出事了,就在隧道的盡頭,我每天上學打車都會經過的隧道。車上一個很漂亮的女孩當場被燒得體無完膚,最后連完整的人形都拼不出來。一個小時前,我和老夏在Party里見過她,漂亮姑娘湊在那誰耳邊說話,之后兩個人笑得挺曖昧。老夏坐在沙發上冷冷地看著,當時他們剛鬧了不愉快。她和我碰杯,努努嘴,朝著那個漂亮的姑娘,翻了一個白眼,罵了句臟話。

后來女孩的告別儀式,老夏出來后在角落里哭得幾乎虛脫,消瘦的肩胛骨一起一伏。大家都以為她們曾是交情甚篤的朋友,誰也不會知道不過是一面之緣。開車的男生家底豐厚,誰也不知道他其實到了第二天下午酒還沒醒。之后大家就再也不酒后駕駛了,心照不宣,遵紀守法,而且都開始刻意回避那個隧道。老夏曾經說起這些,說這不公平,為什么只犧牲了他們,我有時候覺得我們應該割一塊肉去陪葬。

他們沒有繞出青春的城門,我們算是騎著自行車狼狽不堪地逃出來了。可是之后呢,不過是一座更大更大的城,大到根本找不到一個可以逃跑的方向,像是《楚門的世界》,我們把牢籠當世界,為它生,為它死。我們在說要自由的時候,神估計已經笑出了眼淚,所以才有了一場又一場大雨,在每一個悶熱的夏天里。


Part4

怎么又跑題了,只是想說說老夏和那誰的。這是一個漫長故事的最終篇,故事里還有很多個老夏,很多個那誰,以及我。


Part5

我寫過兩次老夏的故事。那誰在這個過程中不止一次找我出來吃飯。他想給我引薦他的新歡。我說我不去,從此以后你就當沒我這個朋友。他說,你一直寫我們的故事是什么意思,你當大家是傻子看不出來嗎。我哼了一聲,你當你是誰啊,全國人民都認識你?你是吳彥祖還是金城武啊?除了你周圍那些沒腦子的小女孩,你算個屁啊。

幾秒鐘吧,那誰沒有說話,我也覺得自己話說重了。

我從沒說過,其實我認識那誰,比認識老夏還要早。一開始,老夏在我們眼里也不過是一個出現在他身邊的小妞,我們都以為,半個月一個禮拜的事,過眼云煙。可是這個云煙在他身邊一過就是三年,最后成了一層繞在他身上的霧。離開老夏之后,他整個人換了顏色,也不是我心里曾經的那誰。

我說我寫這些也沒什么意思,意思很明白,就是想搞破壞啊,就是想讓你結不成婚啊。之后我把電話掛了,那誰也沒有再打來。

新人就算再好再完美,作為老朋友的我也很難接受她。我媽用科學解釋過這回事,為什么很多做過移植手術的病人會有器官排斥,因為人的器官是跟著人一起長大的,所以身體才接受它們,對于別人的器官,就算再好也不過是別人身上的一部分。

我和老夏平躺在酒店的床上,百無聊賴,聊起往事。她感慨一句,現在想想我的青春真是被狗吃了,除了愛那誰什么事兒也沒干成。我說被狗吃了的青春也是青春啊。再狼藉,也是我身體的一部分,和我一起成長起來的器官。


Part6

那年春節假期,那誰和父母回老家去,家里也沒有廚師。我們湊在一起,喝最土最貴的紅酒,抽最好的雪茄,可是沒人會做飯。我們橫七豎八地躺在地板上看《中華小當家》,看得我們饑腸轆轆。那誰一時興起,跟老夏說,你要是能做出梅子炒飯我就娶你回家。老夏一個激靈從床上爬起來,從便利店里買來各種話梅,扔在米飯里炒。把廚房弄得烏煙瘴氣,一邊炒一邊說,你娶我啊,你到時別慫,民政局一上班咱們就去領證。我說你都下樓了,怎么不順手帶點泡面回來?后來老夏在那天晚上研究了各種炒飯,紅酒炒飯,香檳炒飯,蘋果炒飯,人參炒飯,把那誰冰箱里的東西炒完,最后米也炒完了。我們餓得不行,也把那些奇怪炒飯吃了。她問那誰,我什么飯都不會做你還會娶我么?那誰笑著說,當然不娶。老夏像被針戳過的氣球,癟在一邊。那誰把炒飯塞進嘴里,摸著她的腦袋說,就算不能娶你我也永遠愛你。

現在想來,這真是一句屁話。不求天長地久但求曾經擁有,不過是來安慰那些失去的人,我們兢兢業業地愛著,受盡折磨,求的不就是天長地久嗎?

外面禮花四起,炸開了新的一年。我說,新的一年來了。我們還在一起。但是很可惜,我們一起開了頭,卻沒能一起度過這一年。


Part7

一開始老夏和那誰在一起,我很生氣。我覺得她是為了錢,因為我再也沒見過像她這樣愛賺錢的女孩了。她是我們班最早出去接活的人,給多少錢她都寫,雖然我一直覺得,她寫得也就那么回事。

因為我她認識了那誰,之后神不知鬼不覺地談起戀愛。兩個人偷雞摸狗的時候我都沒發現,有一天聚會,那誰說來接我,給個驚喜。車窗降下來,老夏坐在副駕駛跟我揮手,笑得齜牙咧嘴。我臉一沉,伸手攔了輛車就走了。當天晚上我沒跟他們說話。后來老夏主動坐過來驚奇地跟我說,不會吧,你不會是那誰的前女友吧?我說不是。她又說那你生什么氣。我說,我把你一起叫出來玩,是把你當朋友,可是你呢?

我沒說出后半句,可是你借著我傍大款。

直到后來一次,我們一個朋友家里搞了個農場,讓我們一起去摘楊梅。開挺遠的路,那誰和老夏坐在后座。一般的情節是,女生趴在男生肩膀上睡著。可是那天卻是,那誰靠著車窗睡得歲月靜好安逸祥和,在顛簸的路上,老夏很自然地把手墊在他的腦袋和車窗之間,還嘻嘻哈哈地和開車的朋友講笑話,怕他疲勞駕駛。

我是從那一刻才接受了他們這段感情。原來愛這件事是偽裝不了的,不用說偽裝,其實是藏也藏不住的。而且,她也沒因為和那誰在一起之后放棄賺錢,反而越賺越賣力。她要買貴的東西送給他。

后來我問老夏,她怎么喜歡上那誰的。她說,是聚會那天,他們都喝得不少,聊得挺歡。到后來,那誰說里面太熱,想出去吃個冰。老夏和他一起出去。以上這些還都在泡妞的正常范疇內。

之后他們在外面吃冰激凌,站在路燈下,打量對方的眉眼,說些有的沒的。突然一輛那種賣盜版DVD的流動三輪車經過,上面攤滿DVD,音響開到最大,幾條街外也能聽到。正放著《上海灘》,浪奔,浪流,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。

特別土的一個場面,沒想到兩個人異口同聲跟著唱起來。路燈下他還皺著眉演得很認真,老夏笑得腰酸。之后兩個人就看對眼了。她像少女懷春似的和我說起這段,老夏從小的夢想就是,一個少年,帶著壞笑,鮮衣怒馬,燈下唱歌。

那誰說,老夏笑起來特別好看。像紫霞仙子。我以前說過,兩個人能在一起,大風大浪,相愛相殺,無非是作料,最高級的部分就是惡趣味的高度吻合。

之后他們關系不好,在朋友面前吵架,那誰很愛面子,站起來就走,老夏跟在后面追出去。一個快步向前一個哭哭啼啼地跟著。我們看著也挺煩的,說分了分了大家都輕松,可是他們真的分手,我們都有點失落。他們就像是美劇里的標配,那種跌跌撞撞分分合合卻始終不會分手的情侶。像《欲望都市》里的Carrie和Mr.Big,像《緋聞女孩》里的Blair和Chuck,像《老爸老媽羅曼史》里的Robin和Barney。他們是一段生活里的標配,從看第一集時就知道劇終的時候會“從此以后過上幸福的生活”,中間的曲折只不過是給看客添點茶余飯后的談資。

那天老夏想哄他開心調節氣氛,突然站在路燈下唱起《上海灘》,還帶著伸手攥拳等夸張動作,旁邊路人看著,忍不住發笑,她沒管那么多。但是那誰始終沒有停下,反而越走越快。老夏唱完整首,那誰沒回過頭,消失在她視線中。

原來世界上的愛千奇百怪,但是不愛都一個樣,那就是淡漠。之后老夏講起這件事,席間的男生們都說,要是自己也不回頭,多丟臉。只有我,坐在她身邊,不敢眨眼,怕眼淚矯情地掉下來。這種無力感,誰深深愛過誰知道。


Part8

說說賺錢這件事,在你不賺錢的時候永遠無法預計賺錢時候的困難。這一年我們畢業,紛紛踏上工作崗位。當然也有人在家里躺著喝養樂多。很明顯的一個差異就是,那些不賺錢的特別鄙視去賺錢的,覺得完全出賣靈魂理想就為了換一套衣裳;而那些賺錢的也特別看不起不賺錢的,心里想著,你他媽連自己都養不活還來跟老子談理想,何其可笑。

我屬于出去賺錢,然后跟那些不賺錢的說,千萬別輕易出來賺錢,在家喝著養樂多是極好的。昨天簽售完了我打電話給老夏,說頭一天晚上牙疼了一夜,第二天一大早去根管治療,打了麻藥,臉腫了一半趕去書展,忙了一天。回家發著燒,在微博上把那些說我丑成這樣還出來的評論一條條刪了再拉黑。

我哭著打電話給老夏,說我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那些工作的人說學校好,才明白為什么要像個好人那樣去活,要諂媚賠笑,要忍辱負重,不過為了錢,還要給自己洗腦說我離著理想更近了,我不如去夜總會陪酒。她笑了一聲,你真是高看了自己,去夜總會人家也得要你才行,吃片藥,早睡覺,做個夢,醒來之后繼續活。

去北京出差,我和老夏睡一間房,她換衣服的時候我發現她肚子上有一條疤。我調侃她說,你偷著破腹生產了個娃嗎?她說不是啊,闌尾炎,本來醫生說不用切的,我嫌礙事,就請了一個禮拜的假給割了。那條疤還是嶄新的。我問她怎么不告訴我。她說,我告訴你了你能給我一個好闌尾嗎?她沒跟任何朋友,包括她的父母說。她說這沒什么的,還沒拆線她就繼續跟劇組了。

她一直比我堅強。在北京那天,她來陪我睡,早上天沒亮就悄無聲息地走了,她要開兩個半小時的車去劇組。之后也沒打個電話。我跟她說你這么忙,不用來的,這樣多累。她說不累,我就是想你了,想來看看你。


Part9

老夏跟我說,其實你是為了理想,你離著理想越來越近了。只是你害怕失敗,害怕落空,所以跟自己說是為了錢。像我離開那誰之后更拼命地賺錢,讓所有人以為當初我不過是為了錢和他在一起,其實不過是不想給人留下笑柄,讓自己變成一個想愛卻沒愛到的失敗者。

還有,我沒車牌號也是我沒搖到,并不是故意違規的。那天晚上,我們本來說一起出去喝酒,不醉不歸。后來只是平躺在酒店的床上聊天。我們都懶得折騰了,想到明天都得頂著風塵出去奔波,此刻只想保存元氣。我們說了好多以前喝多了、愛亂了時候的有趣事。她說想不到那個誰誰誰竟然和誰誰結婚了。我說你還記得誰誰誰嗎,當時追誰誰沒追上的,現在混得可好呢,前幾天還在雜志里看到她的專訪,說自己想感受初戀的滋味。我們笑過之后,我接著說,我忘了是誰喝多了,被我們脫到只剩下內褲,套了一個紙箱推到門外跑步。那次我喝斷片了。她說,那個人就是那誰,字是我寫的,寫的是我愛老夏一輩子。

我又覺得自己說錯了話,看著天花板,不知道說點什么岔開話題好。我總這樣,不會說話。老夏說,以后就不要再講我和那誰的故事了。我說,不行呀,我還沒對他造成根本性的破壞。老夏說,你怎么還那么天真,我們分開了就是分開了,都認真愛過,兩不相欠。我也不想再回憶了,人總是要翻篇兒的。就像我們喝光的酒瓶,元宵節都能搭個閃閃發光的雷鋒塔了,最后還不是醒了,一個不剩,全都醒了。

我說,小時候做夢也想當一個大人,連過家家都得搶著當媽,可是越長大覺得越無聊,我們無非是朝著越來越沒種的方向活,最后變成一個平庸的好人。她看了我一眼,說,你明白嗎,成長并不會讓任何人變得更好,只是我們不屑那些雞毛蒜皮的小壞事,我們野心更大了,要去做更偉大的壞事。


Part10

老夏說,就算再恨,那誰結婚的時候我們也得風光美艷地送上賀禮。我說,你看你看,你還是放不下吧。她嘆了口氣,說不是放不下,是要讓新娘知道,我們那誰也是塊寶,外面那么多姑娘愛得很,讓她有點危機感,千萬別自視甚高,要對那誰好些。

他再壞,我們也是一塊長大的,不能讓外人欺負我們自己人。老夏說完我轉了個身。嘴上說笑,眼淚止不住涌出來。如果她是一個有心機的人,那么心機也太深太深了,深到冷血看客也感動了。


Part11

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,有多少姑娘問過自己的男朋友,會不會永遠愛自己。至少我問過。在愛你的時候,他們一定舉手發誓承諾著。可是等到分開的時候,你就會發現,你要的不是永遠,你只希望他此刻坐在你身邊。

這是關于夏小姐的最后一個故事,以后不會再說,也別再問。她可能會換一個名字,出現在我別的故事里,但是夏小姐和那誰的故事,就到這里了。這篇東西就放在這里,不會出現在其他任何地方,關于青春的事,是情懷,被狗吃了也是情懷,不適合用來賺錢花。

我們都是幸運的人,逃過了青春的圍墻,還要奢望些什么呢。我并沒有變得更好,只是我野心更大了,要努力做更大的壞事去了。希望小伙伴們好運,平安。


Comments | 58 條評論

  游客,你好 修改資料

*郵箱和昵稱必須填寫

1 2
福建36选7玩法